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安的博客

原创作品,严禁转载,敬请朋友尊重!

 
 
 

日志

 
 
关于我

我原在萍钢建材公司工作,2003年5月被调入江西联达冶金有限公司企划部工作,2003年12月至今在江西联达冶金有限公司办公室任主办兼党群工会工作,政工师。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麻雀 [原创作品 ] 敬请朋友不要转载  

2009-08-16 17:31:35|  分类: 怀旧心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

                       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怀念麻雀 - 安安 - 安安的博客

   未曾与麻雀谋面已经颇有时日了,对于它,我始终存在一种爱恨交加的情结。

   记忆中的麻雀小巧玲珑,嘴呈圆锥形,一天到晚爱叽叽喳喳地唱呀跳呀,且成群结队,总是给人一副快乐无忧的样子。

   孩提时的我虽不必妒嫉,却固执地认为它很可恶。“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七、八十年代,粮食还属于紧张物资,可馋嘴的麻雀不管这些,时常跟填不饱肚子的我们抢食,播种后或收割前,大人为了防它们的哄抢,别出心裁地做出惟妙惟肖的稻草人,遍插田头地角。稻草人头戴一顶破草帽,手拿一杆迎风招展的白旗。起初,确能吓唬吓唬它,久而久之,就失灵了。也许是麻雀见多不为怪,或是洞察到稻草人纯属黔之驴,纸老虎。没办法的大人只好拿着锣或鼓起早摸黑地绕着田垅地畔乒乒乓乓地敲几圈,惊得一大群麻雀灰溜溜漫天飞舞。

   每到粮食收割的时候,则轮到我们农村孩子头痛了,打下的农产品进仓前要翻晒几天,而大人们忙于抢收抢种,看护晒场的任务就理所当然地落到小孩的头上。乡下孩子野惯了,哪能静下心来不离晒场左右,趁我们躲到一边玩得天昏地暗,鬼精的麻雀便趁虚而入,呼朋引伴地“空降”晒垫,甩开腮帮啄食个没完没了,吃得兴起还发出一片“沙沙”的声响,有时惊动了我们,孩子们便一哄而上操作竹鞭,捡起石头,对着它们一顿穷追猛打,麻雀毕竟占有翅膀的优势,总是我们徒叹无奈地目送它们凯旋而飞。最令我们气恼的是,有时,我们玩得出神忘我,竟然没有觉察前来偷食的一大群麻雀,而这一幕偏偏被运粮归来的大人瞧个正着,那我们便有“好果子”吃了——免不了挨骂挨揍,严重的还会罚饿饭。

   我们受到惩罚后,便滋生起复仇的心理,把满肚子委屈、怨气一古脑地迁怒于麻雀,于是用长竹篙把它们的窝巢捅个稀吧烂,或把它们的“儿女”悉数抓获。这时,一向欢呼雀跃的它们会发出叽叽的哀鸣,流露出满眼的惶恐,象乞怜,似哀求,而我们却觉得解恨。总之,在当时,我们始终把麻雀当仇敌看待,常常与它过不去,想尽一切歪主意来破坏它们的安宁生活。

   后来,随着知识的增长和阅历的加深,我才明白馋嘴的麻雀吃得更多的是害虫,若论功过,至少可以三七开。少年无知的我却恨不得一棍子把它们打死,一直片面地错怪了它。

   如今,麻雀几乎绝迹,反正我是很久没见着它们了,据说,它们濒临灭绝的原因是农药喷施得太多太滥,导致了捉虫子吃的它们食物中毒。而我总这样认为:麻雀不能原谅人类对它的所作所为,是一种负气出走行为。

   久违了,麻雀!如果哪一天我突发奇想要养起宠物来,那肯定非你莫属!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17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